由街头踩到出战亚运 凌空跳起 滑板展现我风格 _L滴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满堂陶瓷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L滴生活 >由街头踩到出战亚运 凌空跳起 滑板展现我风格 主页 L滴生活

由街头踩到出战亚运 凌空跳起 滑板展现我风格

L滴生活2020-07-25497人围观
由街头踩到出战亚运  凌空跳起  滑板展现我风格 由街头踩到出战亚运  凌空跳起  滑板展现我风格 对陆俊彦而言,滑板最吸引他的地方是从选择滑板图案、衣着到各种花式,全都能由自己控制,展现个人风格。(冯凯键摄)由街头踩到出战亚运  凌空跳起  滑板展现我风格 今年8月,俊仔首度代表香港出战亚运,有机会见识各国选手精彩表演,大开眼界。(受访者提供)由街头踩到出战亚运  凌空跳起  滑板展现我风格 由街头踩到出战亚运  凌空跳起  滑板展现我风格 由街头踩到出战亚运  凌空跳起  滑板展现我风格

滑板上世纪曾在香港风靡一时,街头巷尾随处可见。一身潮服、踩着滑板的男生在平地滑行自如,看準时机凌空跳起,栏杆上再来几招转圈、翻板花式动作,有型又有款。2020年东京奥运会,滑板被正式列入比赛项目。从前的街头玩意,即将首度登上奥运舞台,可会勾起大家当年回忆?

记者相约30岁的陆俊彦(俊仔)到青衣东北公园滑板场,留平头的他拿着滑板,身穿黑色汗衣、军绿色阔管裤和帆布鞋来到,率性造型跟他性格如出一辙,直爽而不做作。他是香港少数的全职滑板运动员,现时正努力备战,希望争取奥运出线机会。然而他说,参加比赛不在于追求输赢,他更希望将滑板文化推广给更多人认识。

与其说是运动员,俊仔更喜欢以「板仔」自居。昔日的街头小子,今天成为屡获殊荣的滑板选手,故事要从2001年开始说起。

当时年仅13岁的他,从一个小学同学借来滑板。他说那时受身边同学影响,觉得踩滑板很有型,于是亦想尝试。「起初不懂得,还以为髒了就把毛巾湿水拿来擦,后来才知道木受潮会发霉。玩了大半年左右,到我生日的时候,哀求妈妈和家姐买一块新的给我,才真正拥有自己第一块滑板。」从中学开始,他便投入参加本地比赛,其后获得运动品牌赏识,签约成为品牌运动员。除了获提供滑板、鞋子等装备赞助外,他亦不时到世界各地进行培训和参加比赛。

看滑板影片 自学钻研

踩板17年来,俊仔从没拜师学艺,而是靠观看滑板影片,自学钻研技术。像他推荐的外国网站Thrasher Magazine,上面有大量花式动作影片给有兴趣的人参考。另外他不时在街头遇到其他人玩滑板,都会互相切磋请教。「以前(沙田)婚姻登记处前面很多人玩滑板,基本上每日放学不用约谁,去那裏就起码有三四十人在玩,根本不会闷。但你看现在这裏,听风吹的声音多麽冷清,自然没有心情想玩。时代不同,以前跟朋友玩一定要约出来,现在人们又有电话可以打机。」他说时带点唏嘘。

俊仔说,他们旧时常被邻居标籤为「坏孩子」。虽然滑板近年渐被社会重视,不过在香港的发展仍然困难重重,场地和培训资源不足固然是其一。相比欧美,滑板早已变成普遍的街头运动,不少人甚至将滑板跟日常生活融合,当作代步工具之余,更能展现生活态度。

「美国滑板文化发展迅速,但亚洲地区情况就很不同。因为滑板文化发展得比较慢。所以如果我们能于大型比赛中获奖的话,政府自然愿意投放多些资源发展,例如我居住的沙田,明明地方那幺大,但竟然一个滑板场都没有。」

在香港,滑板运动不是精英项目,多年来缺乏政府资助。像俊仔比较幸运能获品牌赞助,才能一直捱到今日。他说,奖牌是为了让他们向政府争取更多资源。不少美国首屈一指的滑板好手,其实对这些比赛嗤之以鼻,原因是他们不认同为滑板订立量化準则。

国际滑板比赛採用计分制,以8月雅加达巨港亚运的滑板赛为例,每轮限时45秒,让选手完成各种花式动作,评判再按照选手的花式难度、稳定及流畅度等评分,满分为100分。

苦练多时的动作,要于限时内完美无暇地呈现,压力不言而喻。他解释,滑板就像艺术,没有独沽一味的既定标準,反而靠人们不断摸索,展现个人风格,这正是箇中吸引之处。「跟其他运动不同,从滑板图案、衣着到花式种类,都是由自己决定,这就是滑板带给我最大的满足感。」

美国人有句口头禅:「cookie-cutter」,说的是全世界变得一式一样、单调乏味,而滑板爱好者的特别之处正是不要成为cookie-cutter。对他们来说,滑板不仅是一项运动,更包含一种生活态度,每个人均活出自我。

文:严智旸编辑/陈淑安美术/谢伟豪

电邮/lifestyl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滑板装备﹕挑选喜欢的滑板图案最重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