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胖威利症孩子面对食物不抓狂,来自母亲的愿意尝试_L滴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满堂陶瓷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L滴生活 >小胖威利症孩子面对食物不抓狂,来自母亲的愿意尝试主页 L滴生活

小胖威利症孩子面对食物不抓狂,来自母亲的愿意尝试

L滴生活2020-07-07200人围观

小胖威利症孩子面对食物不抓狂,来自母亲的愿意尝试

在还没有肌肉张力的时候,只要好好照顾他,基本上没有太大问题,当他开始有了行动力,本来大家还很开心终于他会走路了,然而,恶梦也就开始了,不到三岁,仕轩就开始离家出走,一次又一次,只因为他想去找食物。

第一次不见是在荣总,那时候第二个孩子文瀚刚出生,夫妻俩带孩子到医院做检查,等意突然说:「仕轩不见了。」「怎幺会不见了?」「不知道跑去哪里了。」他们着急的把怀中婴儿寄放在婴儿室,到处去找仕轩,不但广播,连邱医师、复健师、护士都出来帮忙找小孩。

淑雅第一个反应就是冲到便利商店,结果没找到,又去每一个出口告诉警卫,有个小孩穿什幺颜色的衣服,不管有没有人带着他,绝对不要让他出去。一会儿就有人说:「找到了找到了,在婴儿室。」结果护士说:「没有,婴儿室是你们文瀚啦,不是仕轩。」最后有位护士在麵包店前面看到他,刚好邱医师也找到这里来,赶快通知他们。

邱医师把仕轩带回婴儿室外,淑雅一出电梯,看到他坐在那边,就冲过去抱着他大哭,「当时就会觉得说,对,虽然你很麻烦,但是我也不能失去你,结果邱医师也被我搞哭了。」

但这一次只是恶梦的开始,从此他动不动就离家出走。

因为在卖冰,有时很忙,仕轩明明在旁边玩,一会儿就突然不见了他们才发现,有一次夫妻俩到处找不到小孩,急得跑到派出所去报案。

「警察先生,我的小孩不见了!」

话才讲完,就看到仕轩在跟志工阿姨玩,淑雅忍不住抱着孩子大哭,警察安慰的说:「好好好,没事就好。」原来是巡逻的警察看到一个小孩在路边一直走,又问不出什幺,就先带回警察局安置。

有一天早晨,趁大家还在睡觉时,他自己跑到 7-11,而且还吃到布丁、牛奶,原来是店长看到一个小孩穿睡衣走进来,讲话又不是很清楚,觉得不太对劲,所以就用食物把他留在店里,等父母来找。

「真的很感谢这些贵人,幸好每次都能把孩子找回来。」

为了避免种种併发症,仕轩的饮食必须严格控制,在家里被管得严,他小小的心灵一定觉得外面会有食物,所以老想离家出走。即使经历这种种不稳定状态,夫妻两人都没有想过要把仕轩关起来,或者绑起来,等意特别在房间门上最高处装上内锁,让他无法自己开门,但他们会和孩子一起在房间里,绝不会单独把他关在房间里。

「以前人家都会说,你生这种小孩是前辈子欠他的债。可是我的家人一直不给我这个观念,他们反而是告诉我,因为你有能力照顾他,所以老天爷才把他给你。他们是这样告诉我的,所以我只想好好照顾他,从没想过要关起来,他是人,不是宠物啊!」

到底要怎幺面对因小胖威利症所产生的食物渴望呢?仕轩刚学会走路还不到三岁,就能独自吃掉了一个炸弹麵包,一个葱麵包,再加半个牛角。为什幺是半个?因为吃到一半被发现,这对父母惊到目瞪口呆,立刻阻止他再吃。

淑雅心想,对食物的强烈欲望,会不会是因为他们从小就被抑制吃?这个也不准那个也不准,控制得很严格,欲求不满,心理上就会有不太一样的表现。

「例如我有阵子在减肥,平常都不会想吃鹹酥鸡,减肥期间你就特别想吃,看到人家吃就会很火大,尽量不吃了还是瘦不下来,就会更火大。你看我们大人减肥都会那幺难了,叫小孩不吃不是更难?」

所以她决定改变做法,不是禁止,而是让他去尝试,但这些尝试必须在规範之内。例如要带他去吃速食店之前,他们会先在家里跟他预告、达成约定,「我们要去吃麦当劳,那我跟你说,薯条是炸的,你不能吃,可以做到吗?」他说好。「沙拉不能加酱可以做到吗?」他说好。「饮料要再加水,喝淡一点。」他说好。「你愿意遵守这些约定吗?」「愿意。」这样就能安全的带他去吃麦当劳,因为只要他做不到,不必多说,就是立刻回家,什幺都没得吃。

对小胖威利症者的体质而言,高热量的食物会有很大的影响和伤害,所以她点餐的时候特别注意,就只有两个麵包、一个用煎的肉,蔬菜沙拉不加酱,一点点红茶加一大杯白开水,这样仕轩就很开心了,重要的是让他觉得自己也有去吃过麦当劳,心里上得到满足,而不是这也不可以那也不可以。

但是邱医师对于他们能带仕轩去吃自助式吃到饱餐厅这一点,感到特别惊讶,这类孩子最难控制对食物的慾望,更何况身处在充满食物的环境里,那不是更像脱疆的野马?

「病友会聚餐时,要走的时候,某个孩子不肯走,妈妈坚持要走,结果孩子就失控的躺在地上大吵大闹,那位妈妈吓到从此以后不敢带他去餐厅吃饭。后来我就思考:我们一辈子难道就要这样子过吗?整个生活都要因为他而完全改变,不能去喝喜酒,不能去餐厅,甚至不能出去玩?」

淑雅决定试试看带他去吃自助式吃到饱餐厅,考验他的自制力。

「妈妈要带你去吃大餐,是非常非常大的大餐,里面有非常非常多的菜,如果你想要去吃看看,必须遵守我的约定,我只要说:好了,不能吃。你就要停住,我只要说:回家了。你就一定要回家,能做到吗?」

当然仕轩一定会说好,可是……能真正做到吗?

不只是规範,淑雅还会祭出奖赏,「只要能遵守约定,下次就会再带你去吃。」

于是,九岁的仕轩第一次进去餐廰时,看到那幺多菜,「哇──」的惊呼,一副大开眼界的样子,但他能吃的东西有限,等到盘子里的食物吃完之后,淑雅就说「好啰,可以了」,他就停,但停的时候还是受不了诱惑的,就跟妈妈说:「我想去看一看、走一走。」「好,可是你不准去动食物。」第一趟淑雅陪他走,仕轩很棒,真的没有碰任何食物,第二次他又说:「我想再去走一走。」「那我不陪你去啰,你如果去动任何的食物,下一次就不用来了。」

结果,他真的把手背在后面,走了一圈回来,果真没有碰任何食物。一直偷偷观察他的淑雅很惊讶,只要达成沟通,孩子的自制力其实很好啊!「仕轩我们要回去啰」,「喔,好」,他没有赖着或拖延不肯走,很自然的跟妈妈走出餐厅。

当下,淑雅立刻大大的鼓励他:「仕轩,你今天表现很棒,所以下个礼拜我再带你来。」到了约定的时间,真的再带他去,做到完全的守信用,也是在建立他的认知:你能做得到约定的事,妈妈也一定会守信用。

后来还尝试带他去喝喜酒,一开始仍然要盯着,「仕轩好啰,可以啰」,或者「这个菜可以吃,那个菜不能」,以前还需要夹菜给他,到小学六年级时,有一次去喝喜酒,仕轩已经可以自己夹菜,自己洗菜,自己吃,非常让人放心。「因为食物过水是控制热量的好方法,凡是在外饮食,仕轩都会自己执行这个步骤。」

一次次的练习和尝试,这孩子再也没有离家出走去外面偷偷觅食了。

淑雅笑着说:「他是一个可以做到,食物在他面前但是不抓狂的小胖威利症小孩,因为妈妈够狠,只要他做不到,我一定立刻把他带走,长久下来建立了原则,之后就愈来愈轻鬆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