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月伴读 刘叔慧》安居火星,重新做人──为什幺「非纸本书不可_L滴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满堂陶瓷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L滴生活 >6月伴读 刘叔慧》安居火星,重新做人──为什幺「非纸本书不可主页 L滴生活

6月伴读 刘叔慧》安居火星,重新做人──为什幺「非纸本书不可

L滴生活2020-06-05503人围观
6月伴读 刘叔慧》安居火星,重新做人──为什幺「非纸本书不可

「不管做为一个编辑或是母亲,我认为很多世代、阶级的矛盾,是因为我们还是坚持自己的方式比较美好──没有办法去设想一个新天地与新世界的存在,会对未来感到恐惧。」这是不相信主流教养书的地球人妈妈刘叔慧在一切快速变迁、资讯瞬息暴长的这些年,与火星小孩相处之中琢磨出来的心得。

孩子是火星的原生种

「我记得小牛两岁的时候家里已经有iPad,爸爸会玩给他们看,所以他认为所有光滑的、亮面的、像是萤幕的东西,都是可以滑的。后来我们家换了电视机,他的第一个反应是用手指在上面滑。」

刘叔慧简单描述,却大笔划开地球人、火星人世代之间的差异。「他们甚至连按键或者触碰式的萤幕都没有经历过,就直接跳跃到有苹果、iPhone的世界。」

身为一个母亲,面对如此剧烈的世代与生活形式的改变,她是如何自处?「我很早就自觉到不能以过去的成长经验来理解他们,而必须要用一种『我们是不同星球的人』的概念去相处,不然会非常纠结于双方的距离。」

她指了指地上的软弹枪,这是现在小学生当红的玩具,也是两个孩子最锺爱的收藏。原来,阳台落地窗玻璃上,画了可以抹去的靶,客厅便是他们的射击场。「他们会和同学讨论战术,评估团队缺少哪一种武器,然后分配採买、避免重複。」

清一色男性的採访人员纷纷把玩起来,甚至开始射击,人人露出欣喜表情。刘叔慧看了,笑笑说,「哈哈,确定要入坑?那可是钱坑喔。」接着,刘叔慧提起孩子们最近喜欢的偶像和一个专门讲笑话的youtuber。

那是就连现场最年轻的工作人员——二十来岁的年纪——也不曾听过的名字。

我们有些惊讶,原来对我们来说算新的自媒体,或甚至是分众的概念,早已是小学生们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一部分。刘叔慧坦然面对这样的世代差距:「我们从完全没有网路、电脑的年代成长过来,有着大量关于纸本阅读以及手写的经验跟记忆,对于时间跟速度的感觉也不同。可是近二十年的快速发展对我并不只是城市演进的速度,而是星球移民的概念。」

在火星埋下地球生活的种子

刘叔慧积极调整自己,让自己尽力参与火星世代的童年生活。同样身为地球人爸爸的Steffen,则与刘叔慧站在些微不同的角度,更想把他在德国乡野感受过的童年滋味,传递给在城市中生长的自家小孩。

对来自足球大国德国的Steffen而言,孩子下了课就是要奔跑、踢球、接触大自然,但都市生活中,当代孩子最多的玩耍或许发生在手机与电脑上。因缘巧合下,刘叔慧为小摩与小牛找到一家有足球课的幼儿园,从三岁开始踢球的两个孩子,也慢慢生出了与爸爸相同的、对足球的热爱。

来自巴塞隆纳的足球教练怀抱着足球梦,他为这群上小学后还想踢足球的孩子们组了一支球队,家长们都支持让孩子继续踢球,渐渐燃起足球风气的土地上,有了一个小小的社群。

从开始踢球之后,练球与比赛几乎是家中每个假期的常态活动,足球也已经成了小摩与小牛的童年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「如果他们长大了还是一直踢球,甚至踢出成绩,他们要在台湾或德国发展呢?」我们忍不住提出了这个问题。刘叔慧笑着说他们在世界盃的期间的确有过类似的妄想——比如当德国队与台湾队比赛时大家该支持哪一队?但回到现实面,这似乎不太可能发生,目前也就当作笑谈了。

然而,笑谈之外,仍有阴影横亘在这份热情与理想之间——那是原生于地球,却难以在火星消灭的教育、考试体制。

虽然可以想见,未来要坚持踢球的难度会越来越高,但刘叔慧与Steffen都希望尽力支持,让两个孩子一直保有对足球的热情,不要太快被体制塑化成只会读书考试的学生。

火星与地球的生活形式,并非不能并存

足球比赛那天,没有上场时,小摩哥哥在刘叔慧身旁玩着指尖陀螺。摄影师一见,提到这是前阵子大人之间忽然爆红的办公室抒压小物。这在小学生圈内早已疯狂,小摩兄弟实测过家中七八款指尖陀螺,追求转速及持续时间,积极研究影响转速的轴心原理。

同一件东西,反应了不同世代的不同需求。那阅读(或是吸收新知这件事)呢?「妳认为出版业是不是也是某一种被强制移民到火星的产业?」我问刘叔慧。

从纸本书的光辉盛世走来,也在第一线见证出版业的萧条,刘叔慧从孩子身上看到了真正打败传统出版形式的,并非电子书,而是社群与媒体所能提供的内容及表现形式。「在火星生长的小孩花很多的时间去接触声光跟影音的东西,我们用地球人的眼光来看会觉得他们是在浪费时间。可是为什幺用纸本读书比用电脑,用手机或平板这种新载具去读要来得更好,或者说等级、层次上有所不同呢?」

在火星上承载内容的管道太多了,纸本书只不过是众多选择中的一项。小摩与小牛也爱看书,但是他们在网路上获取的知识不见得比书还少,这样的现象在本质上的确是会打击到出版产业的,但刘叔慧说等到十年、二十年自己这辈慢慢退出之后,也许「非纸本不可」将只是一种怀旧的情绪。

打破「非纸本不可」的本位主义

「(我们)成长经验中对于时光、记忆,某些实体生活接触的方法和感觉,都已经跟现在新世代的人完全不一样了。」刘叔慧补充。

火星生活不会迎来文化的凋落,相反来说,新世代对于内容创意的表现会有越来越多要求——以前的人可能觉得写好一篇文章、文字通顺,或者写首小诗,有个小杂誌可以发表就是很棒的管道了。现在的小孩则是在YouTube上,看到各式各样自我表现的媒材,说学逗唱什幺都会,传播的效率也更广。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创作,必须运用身边所有的软硬体材料,耗费的心力不亚于文字创作者。

「他们生出来就是在火星,火星有火星的产业,你一直告诉他们地球人当年产业是多幺光辉、耀目、有价值,他们是不太能够体会的——」刘叔慧眼神一凛:「因为他们会更直指核心:我要的是内容的取得、创意的表现。现在小孩有那幺多可以取得创作、知识内容的管道,为什幺我们还要坚持以往的方式呢?」

火星小摩的推荐书单:

《我的足球爸爸》/小天下《来自希望号的SOS》/天培《福尔摩斯探案全集》/好读

火星小牛的推荐书单:

《为什幺猫都叫不来》/爱米粒《逊咖日记》(每一本都好看,难以选择)/博识图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