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月伴读 刘叔慧》回归家庭,无所事事可以吗? _品会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满堂陶瓷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品会生活 >6月伴读 刘叔慧》回归家庭,无所事事可以吗? 主页 品会生活

6月伴读 刘叔慧》回归家庭,无所事事可以吗?

品会生活2020-06-05769人围观
6月伴读 刘叔慧》回归家庭,无所事事可以吗?

自嘲成长于「才女很容易出现」的时代,刘叔慧早早出道,进入创作与出版的世界,在职场闯蕩十几年之后回到家庭生活。虽然上班族、主妇和母亲的三重身分在现代十分普遍,但真实踏入每个人的生活,又总是不同的风景。让我们透过刘叔慧的主妇时光,细读她身为出版人,在多重影分身当中的人生编辑术。

在多年职场生涯之后,这几个月,刘叔慧难得不需精密规划,唯一需要拉出来当作座标的只有孩子的行程,如早上七点前要起床张罗早餐、送孩子上学,以及必须煮饭的週二便当日。

採访当天恰巧是週二,刘叔慧便带着我们一起出门买菜。邻居的几位太太都会到远一点的大市场,但那距离实在尴尬——开车太近、走路又太远——不会骑摩托车的她乾脆就近解决,在离家不远的小市场买菜。

在住家附近移动、採买、散步,这是回归家庭生活近半年后,这一位资深编辑的日常。

进公司才算认真工作—— 不是吧

问她是否适应如今相对悠闲的生活,刘叔慧说:「职场工作十几年后,我渐渐觉得每天上班是一件很没有效率的事情。很多事情并不需要耗费交通往返的时间就能有效的处理,为什幺无论颳风下雨,都得到移动到一个特定的地方才能工作?」

现在她在家兼点小差、写写约稿,过着家庭生活。在男女都得在职场拚搏的时代里,有些人或许会觉得「回归家庭」代表消极,或是退到了某个防线,但人在生活中追寻的自我肯定或价值到底是什幺呢?

她没有停止思考答案,但更多时候,她专注在当下,例如,买菜的当下。

沿途,我们问她平时喜欢烹煮的料理,她自称笨拙的主妇,有什幺就随兴煮。

我们陪她走到熟悉的鸡肉摊买肉、斜对面的菜摊买红萝蔔与马铃薯,她挑选食物时看似悠闲,但犀利的眼神与测量的手势,洩漏了一名编辑选材时的快準狠。

从市场回到家,已经十一点多,刘叔慧不浪费多余时间,走进厨房开始準备夫妻俩的午餐,以及给孩子的便当。今天的菜单是咖哩饭,这是她最常做的料理,因为两个孩子小摩与小牛觉得妈妈煮的咖哩饭是永恆的好吃。但兄弟俩出门前,哥哥说胃口不太好,不想吃太多,刘叔慧便为他另外準备了乾拌麵——拌麵的油葱酱是母亲做的,刘叔慧特别补充,这几年母亲还特别教会她包粽子。

练好绝世祕笈,不敌孩子挑嘴

刘叔慧在职涯中曾出版四本食谱,却不敢说自己会做菜,但做咖哩饭时还是忍不住分享了自己的独家心得:「我发现加点酱油会比较好吃,有人的咖哩食谱是加巧克力,可是我自己试过,没什幺感觉。酱油提味会让咖哩味道多一点层次。」

还需要上班打卡的时光里,因为忙碌,通常只有假日才会开伙。现在,似乎没有理由不煮饭了,她认真跟着《黄妈妈说菜》试做过几道菜,才发现花椒鸡和东坡肉这类的菜,都是大人的味道,孩子不爱吃也无用武之地——只要他们吃了一两口后,说没胃口或不想吃,这道菜往后就得打入冷宫。即使是自己爱吃的金沙(鹹蛋黄)类料理,每次要做也要有心理準备,因为蛋黄同样是不受欢迎食材之一。即便是孩子喜欢的菜,也要在辣与不辣之间精确调整,因为哥哥嗜辣、弟弟却一点辣也不能吃,分寸间尽是细节。

幸好,再怎幺挑嘴,还是有义大利肉酱麵、烤鸡一类的安全牌,以及佛蒙特咖哩。

「佛蒙特拯救了所有主妇。」刘叔慧说。

我家餐桌没有文化差异的难题

刘叔慧的先生Steffen是德国人,提到跨国婚姻,嗜吃的台湾人首先会注意到的可能是餐桌上的文化差异,但在刘叔慧家中这反而不是问题。

「结婚之前甚至新婚后,我对家居的浪漫想像只有一起喝咖啡、弄些小东西。那时候两个人其实比较常外食,在家煮也没有太迁就他,基本上我煮什幺他吃什幺。直到有小孩之后,才开始觉得一家人老是在外面吃饭不太像话、应该好好增进厨艺。至于小摩和小牛,在我工作的那几年他们是我母亲帮忙带的,吃阿嬷的料理,讲台语,跟一般台湾孩子没有两样,自然也不会有饮食差异的问题。」

关于自己的烹饪史,刘叔慧说年轻时是煮着玩的,没有考虑太多细节,也不会去看食谱,只是像一般人从妈妈的厨房中有样学样,再边做边摸索,直到为了孩子认真下厨后才开始对食谱产生兴趣。另外,一般人作客吃到好菜总会礼貌性问一下做法,不见得真的要学,有了家庭之后,她也开始会认真探问,琢磨起每家从手底到舌尖的工夫。

回归家庭,无所事事可以吗?

十二点快到,咖哩饭与乾拌麵都煮好了。

刘叔慧把乾拌麵装进便当盒,Steffen则是帮忙準备水果袋。期间,两人为了苹果要不要削皮,有了不同意见,但既然水果是由先生负责,那也就洗乾净但不削皮了。

之后,Steffen出门到巷子附近的小学送便当,而她趁空煮了一壶咖啡,等着他回来一起吃饭。接下来,直到孩子放学,会有一段安静的时间,夫妻俩会处理家务,或者各自活动。

摄影师在旁收拾器材,我和其他人则看着她整理厨房,想起日剧《月薪娇妻》里提过的理论:家事原本就该是一项有生产力的活动,既然能从中得到适当的回馈与报酬(包括家庭的情感),这就是一项能引以为傲的营生吧!

「为什幺现代人会对于身为家庭主妇的自己有所焦虑呢?」我问刘叔慧。

「无所事事可以吗?还是即使是离开职场,我们也非找到一个创造性的积极意义才行?——你们拍了一上午,一定很累,要不要先吃?」她微笑应答,她知道当下什幺才是重要的。

是啊,还是先顾好肚子,好好享受吃饭这一段无所事事的时间吧。

刘叔慧推荐这三本书给想要在厨房里快乐探索的朋友:

林文月,《饮膳札记》
庄祖宜,《简单‧丰盛‧美好:祖宜的中西家常菜》
宇文正,《庖厨食光》

摄影:王志元
採访:王离
影像:廖建华